首页 > 媒体观点

钱江潮评丨浙江高质量发展的辩证法

2019.02.20 潘毅刚

  浙江在线杭州2月20日讯当前,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已发生明显变化,把握重要战略机遇期,浙江有基础、有优势、有信心。但必须清醒地看到,发展中的不确定性在增加,增速保持“稳”的难度、结构实现“进”的难度明显增加,质效并举提升的任务更加艰巨。因此,必须坚持市场化改革不放松,坚持高水平对外开放不放松,坚持高质量发展方向不放松,重点把握好新格局下五方面的关系。

  一是把握好变化与稳定的辩证关系

  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局中危和机同生并存,这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带来重大机遇。当前,世界经济深刻调整,二战之后形成的经济全球化趋势遭遇困难和冲击,地缘政治冲突形势依然复杂。从本质看,中美贸易摩擦是全球化治理结构的重构,是两个世界大国经济竞争合作方式的重大调整,它将带来经济全球化规则和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的强制性调整,这对于参与其中的所有国家都将是一次考验。

  应对这样的治理大变革,恰恰需要战略定力,稳住阵脚,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因为,越是能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的国家和地区,才越有腾挪和回旋空间抓住大变革中的机遇;越是在重大变革发生之时,才越有机会抓住大变革带来的治理罅隙,成为全球新治理格局的重要参与者、推动者和引领者;越是在重大变革演进中保持稳定,才越有可能沉着面对变中之机并乘势而上。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健康稳定的基本面没有改变,支撑高质量发展的生产要素条件没有改变,长期稳中向好的总体势头没有改变,市场优势和制度比较优势没有改变。作为中国市场化最为成熟的地区之一,浙江更应抓住变中之机,利用我国经济发展势头好、韧性足、潜力大、回旋空间依然宽广的机遇和条件,坚持稳中求进,在稳定大局的前提下,坚定迈向高质量,办好自己的事,以“一带一路”建设为统领全方位扩大对外开放,全面落实创新强省导向,深化实施数字经济“一号工程”,在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贸易投资开放上走在前列,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走在前列,在参与全球治理中走在前列。

  二是把握好短期与长期的累积关系

  看经济的运行绝不能孤立地只看当前,必须遵循历史逻辑、趋势逻辑和目标逻辑。从历史逻辑看,当前我们面临的债务和结构性等问题是过去发展方式在当下的短期折射,当前的问题也必须从如何转变原有的发展方式中去思考解决办法,经济发展方式不转变,高质量发展方式不成为主流,问题只会变大而不会消失。从趋势逻辑看,全球周期性调整不可避免,科技和产业变革从长远看是重大机遇,但在2019年并不一定会产生颠覆性的创新变化,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抓住周期性变革、创新性颠覆上可以有任何懈怠和犹疑。从目标逻辑看,“新三步走”战略目标明确,2019年是承前启后的关键一年,将为2020年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决定性基础,并开启现代化新征程,必须有针对性地解决完成高水平全面小康任务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打好攻坚战,积小胜为大胜。

  聚焦2019年浙江经济,短期看,要坚持问题导向、目标导向,抓住最突出的问题解决,围绕最迫切的目标任务部署,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低收入百姓增收、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加快建立高质量发展目标体系、任务体系、政策体系和考核体系。长期看,要清醒地看到经济下行压力和结构调整的复杂性,不急于求成,要容忍结构调整下经济的小幅调整,坚持稳中求进,搞好顶层设计,把握好节奏和力度,久久为功深化改革开放,坚定不移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全国率先探索形成高质量发展的方式和体制,加快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提升潜在增长率,在加快迈向现代化征程上继续走在前列。

  三是把握好内部与外部的市场关系

  中美贸易摩擦不能改变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也不会动摇中国坚定走高水平开放发展之路的信心和决心。经济全球化越是发生阻碍,就越应该用市场连通、市场共赢的方式去解决。

  当前,国家倡导大力构筑开放型经济,其本质就是要有效打通国际和国内两个市场的联系,推动建立市场规则统一、市场要素充分流动的高水平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浙江作为开放型经济发展的前沿阵地,更应认识到,只有在内部和外部市场都发力,浙江经济才有强大的驱动力。

  2019年,浙江应抓住全球市场治理调整的要素流动机遇,引导支持浙江企业利用好国际国内的人才、资金、技术等先进要素。在省内,要以“最多跑一次”改革为抓手打造最优营商环境。建立公开透明的市场规则和法治化营商环境,利用好全球化重构带来的人才流动、技术溢出和资源合作的新红利,利用好一切先进技术、先进人才,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加快推动兼并重组、优胜劣汰,努力在市场公平竞争中走在前列。对外要努力构筑投资贸易双向开放合作的格局,树立全球化开放视野和责任意识,努力在共商共建“一带一路”、拓展全球伙伴关系网络、深入参与全球治理、数字贸易和商业规则制定、大力发展新型贸易投资关系等方面,发挥企业的主体和关键作用。

  四是把握好供给与需求的循环关系

  大国经济的发展,自我经济循环是主要的,在当下国际竞争激烈的复杂形势下,自身供需的相对平衡更成为保持经济健康运行的压舱石。近年来我国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恰恰就是抓住了经济运行中产能过剩、供需之间不畅通的主要矛盾而采取的针对性政策,这条主线是清晰的、必要的、有效的。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继续深入推进,畅通供给与庞大国内需求之间衔接已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应有之义和紧迫任务。

  聚焦2019年,浙江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仍不能放松。如何打通供给和需求的衔接,已经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浙江要立足国家扩大内需、构建大国经济循环这一战略基点,既“稳企业”“增动力”“强供给”,落实国家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政策,努力在减负降本、解决融资难融资贵、支持企业破解创新难拓市场难,以及营商环境建设上取得实实在在的突破,更要在加快市场化改革、投融资体制改革,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上下功夫,抓好有效投资和消费升级,把“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作为2019年浙江经济工作重要任务之一,依托强大的国内消费市场,打通有效供给与最终需求的衔接。要继续发挥有效投资的关键作用,在重大基础设施和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补齐农村基础设施、生态环境保护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短板,壮大高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等领域促进有效投入,加快形成市场稳定、供需衔接、竞争有序、虚实相济、畅通有效的国民经济循环。

  五是把握好新兴与传统的融合关系

  加快新旧动能转换依然是2019年浙江经济发展的一项重要任务。从当前发展趋势看,浙江产业最大的特点就是以数字经济引领的发展势头走在全国前列,但数字经济的规模和范围依然未达到支柱产业的水平,发展重心主要集聚在杭州湾等发达地区,比重提升空间依然巨大。另一方面,值得关注的是,传统产业包括传统制造业和传统服务业依然占了浙江经济的大半壁江山,这部分产业升级滞后势必会影响经济整体发展。因此,抓好这两类产业发展是推动浙江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

  有一种看法认为,新旧动能转换就是淘汰传统制造产业、壮大数字经济等新兴产业;还有一种看法是新旧动能转换的主体是制造业,关键是制造业。这些看法都是不全面的。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之间不是简单的产业更替、产业互补,新兴产业与传统产业融合的本质,是质量和效率效益的提高,它更多的是通过共生、融合的面貌出现。只要有利于生产率提高,有利于生产质量提高的都是新动能。产业是经济发展命脉。从浙江实际看,只有全面落实创新强省导向,深化实施数字经济“一号工程”,提升占大多数的传统产业,促进壮大数字化引领新兴产业,用数字化技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推进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融合创新,才能真正实现新旧动能转换。

  【作者为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原标题:钱江潮评丨浙江高质量发展的辩证法

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太阳城 申博娱乐手机版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申博娱乐开户登入 申博亚洲代理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88msc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138开户
太阳城集团 澳门赌场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现金网 太阳城手机版 申博网址
太阳城集团 盛618网址 申博娱乐 澳门银河赌场